欢迎访问: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1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一夜情-我和我老婆的故事之二】

老婆嫁来S市不久,她的闺密珠姐也随她的先生移居到S市。
  她们约好了在一间咖啡馆叙旧。
  她们一见面,珠姐第一句话就冲着老婆说:「三个月不见,你比以前更漂亮
了,胸也更丰满了,尤其是你的屁股,比你婚前更结实,更丰满,更多肉,圆凸
凸的。你每天都吃你老公的肉棍吧?搞得你丰胸臀肥的。」
  老婆争辩说:「哪有的事?只是少运动罢了。」
  她嬉皮笑脸的对老婆说:「别假正经了,老实招来,你老公每天喂你吃几次?」
  老婆正经八百的说:「你要死了,大庭广众还这样张扬,给人听见,好意思?」
  接着小小声的问她:「你猜猜看,猜对了,今天我请客。」
  她想了一下,说:「看你容光焕发,珠圆玉润的,你老公每天最少干你两次。」
  老婆得意的说:「算你猜对了,我老公平常的日子,最少干我两次,周末少
则三次,多则四、五次。你呢?」
  她幽怨的说:「好羡慕你呀,我哪有你性福?我那死鬼老公一回来,倒头就
睡。想要的时候,拉他起来,总是推三脱四。有时,勉强应酬我,也是草草了事,
搞得我饿得就快疯了。好想找个男的,解解性饥渴,但总找不到可靠的,随便找
一个,又怕惹祸上身。你帮我留意一下,替我找一个,我好饿呀。现在可好了,
有你做伴。」
  自那天开始,她每个星期最少来我们家串门四五次。她们喋喋不休的谈个没
完没了,有时老婆还会留她在家和我们一起吃晚餐。我跟她,也越来越熟络了,
话也越来越多了。
  她来我们家的时的穿着越来越少,也越来越暴露,很喜欢和我攀谈,讲的话
越来越直接、入骨。好像:你好会干你老婆,把你老婆干得越来越美。看我疲倦
的样子,就说:怎样了?昨晚和你老婆磨到天亮呀。她也经常向我暴露她的底裤
和内衣。她豪放到敢敢在众目睽睽下撩起她裙子,向我们展示她性感的内衣裤,
还说:买件给你老婆嘛,晚上干起来一定非常爽的。有一次,她竟然没有穿乳罩
就来我家串门,还故意弯着腰和我说话,两个乳房在我眼前晃来晃去。老婆看得
目瞪口呆,虎视眈眈的盯住她,深怕我会吃她的豆腐,给她勾引上床。
  老婆开始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。几次对我说,姐姐好像对你很有意思,常常
痴痴的望着你。我看得出她对你存有猫猫之意,有非分之想,小心别被她勾引上
床哦。
  我安慰老婆说:「有你,已经足够,我不会和她上床,别瞎猜。」
  有一天,老婆打趣的对珠姐说:「看你对我老公的态度和神情,老实招来,
你看上我老公?喜欢上我老公?想勾引他上床?想给他干?」
  她脸红耳赤争辩道:「哪有?我们是闺密,是挚交。我心里确实喜欢你老公,
但我不至于去勾引他。要勾引,也不会勾引你的男人。」
  老婆对她说:「你休想跟他上床。」
  她沉默了一阵子后,突然开口说:「我看得出你们很恩爱,如胶似漆的。我
结婚年余,到今天还没有尝到欢好的乐趣,更谈不上高潮的快感。每次听你说,
很享受和你老公欢好的乐趣,我多么羡慕。下个月我就要和老公移民到澳洲去了,
以后我们很难再碰面了。我有一个非分的要求,你能不能让你老公陪我一晚,让
我尝尝鱼水之欢的乐趣、高潮的快感。妹妹,答应我好吗?就只一晚,我发誓以
后不会缠你们,我的好妹妹,答应我好吗?求你了。」
  说着说着,她哭起来了。
  老婆心乱如麻,一个是好友,一个是老公,该如何取舍呢?答应还是不答应
呢?
  她看老婆迟疑不定,脸上露出很失望的神色说道:「只一个晚上都不可以?
  算了,别挂在心上,当做我没说过,我不勉强你。「
  看着她那幽怨和失魂落魄的样子,老婆心软了。
  老婆安慰她说: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不想看到你郁郁寡欢,闷闷不乐,
我答应你,就一晚,一言为定。」
  她听见老婆肯让我陪她一晚,欣喜若狂,说:「打铁趁热,我老公刚好出差
在外,星期天才回来,就这个星期六晚上上你家好吗?」
  我问她:「你介不介意让我老公舔你的骚穴?」
  她说:「好呀,喂你老公吃我的淫水,蛮刺激的。」
  当晚,老婆骑在我身上,一边干我,一边对我说:「老公,我想求你一件事,
你可以答应我吗?」
  我慢条斯理的问她:「什么事,你说。」
  她撒娇的说:「我要老公先答应我,我才说。」
  我迷惑的问她:「不会是要把我卖给别人吧?」
  老婆调皮的答我:「和这差不多。」
  我们在对话时,都没有停下动作。她上上下下抽插我那根又硬又坚挺的肉棒,
我不停的揉捏她的奶头,搓揉她的乳房,刺激她的性欲。
  我急起来了,追问她: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别吞吞吐吐了,快说嘛。」
  老婆一五一十的把整件事情告诉了我。最后征求我的意见说:「你说这样好
吗?」
  我回答她:「你说怎样就怎样啰。」
  老婆用力捏了一下我的大腿说:「你艳福不浅呀,有良家妇女,白白送给你
干一个晚上。就这个星期六晚上,在我们的卧房里。」
  老婆加快速度上上下下抽插我那根肉棒,几十下后,伏在我身上,娇喘吁吁
的享受高潮的快感。
  星期六的那一天终于来临了。
  她准时在七点正抵达我家。
  她穿着一件超短的白色连衣裙,上衣的胸口很低,露出一半雪白的乳房和胸
前深深的乳沟,好性感,好迷人,裙子高过膝盖,整个洁白笔直的大腿裸露在外。
  老婆打趣的对她说:「好漂亮,好性感呀。我老公给你迷死了。」
  老婆调侃的说:「你们现在是夫妻了,老公你应该懂得怎么做了。我回房去
了,你们好好玩,愿你们过一个浪漫的夜晚。」
  老婆走了后,我的胆子也大了。
  我招呼珠姐道:「老婆,过来让老公脱掉你的衣服,老公想吃你的的豆腐。」
  她走近我让我脱掉她的连衣裙,她整个洁白的身躯全曝露在我眼前。
  她穿着一件白色性感低胸乳罩和性感的J字形底裤,她的乳罩只遮住不到一
半的乳房,J字形底裤,也只覆盖她阴部的一小部分,部分阴毛裸露在外面,她
的臀部完全裸露在外。
  我解开她的乳罩和内裤,她的洁白的胴体完全展露在我眼前。
  她的皮肤很白,两个乳房更白,挺丰满,挺坚挺的,但没有老婆的大。乳晕
和乳头都是粉红色,乳晕比老婆的小,乳头比老婆的大。从她结实和鲜丽的颜色,
看不出她已是结婚年余的少妇,倒像个情犊初开的少女。
  我牵着她的手,让她跨坐我的大腿上。
  她伸出双手环抱我的颈项。她把头抬起来,把嘴贴在我的嘴上吻我。
  她不停的吸吮、嘬我的双唇,之后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,让我咀嚼和咬。
  我也把舌头探入她嘴里,让她咀嚼,吸吮和咬。我们舌战起来了。
  我们不知道舌吻了多久,她才舍得把嘴唇移开。
  我一边吻她,一边抚摸她的大腿。
  她解开我上衣的纽扣,伏在我的胸前舔吻我的左边乳头,用另一只手揉捏,
玩我的右边乳头。
  我叫她把双腿张开,我伸出一只手抚摸她的阴毛,用中指插进她的骚穴,轻
轻的搅,挖,弄她的骚穴。
  我问她:「痛吗?」
  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,口里发出微弱的呻吟:「不痛,很痒,很爽。」
  我环抱着她的腰,俯下身,贪婪的吸吮她的奶头。我把她的奶头吸进嘴里,
用舌尖搅弄,用牙齿轻轻的咬已硬起来的奶头。她受不了刺激,左右的摆动着身
体,嘴里发出呻吟声,「……好爽……好刺激……下面好痒……老公……我好爽
……好舒服……你现在可以干我,插我吗?」
  我张开嘴巴一口一口的把她一半的乳房吸进去,再吐出来。她爽得不停的淫
叫……下面好痒好痒,现在就干我,插我吗…求求你……我要现在……忍不住了
……现在就要……我等不及了……好吗……好情夫……好情人……我现在就要…
  …干我的骚穴……插我的骚穴……
  我安抚她说:「乖,听话,别急,慢慢来,等下老公一定会干你。」
  我玩了一阵子,让她发泄了一阵子后。我让她躺在我的怀里歇息。
  我叫她站起来,给我看看她的下体。
  她的阴毛也是黝黑的,但稀稀疏疏的,没有老婆的密。阴唇很厚,玫瑰红色,
向两边隆起,微微张开,非常诱人。由于阴唇比较厚,看不见里面的阴核和阴蒂。
  我摸了摸她的阴户,淫水已沾湿了她整个阴户了。
  我取笑她说:「你和我老婆一样,也是一个多情种子,很会流水。」
  她答我:「是吗?妹妹骚不骚?淫不淫?荡不荡?」
  我答她:「好骚,好淫,好荡,好会叫床。」
  我蹲在她的前面,把鼻子凑近她的逼逼,闻了闻说:「你的骚穴好香呀,喷
香水了?」
  她点点头,说:「怕你嗅到味道,不敢舔,洒了一点香水。」
  我答她:「怎会呢?有体味,舔了反而更有情趣。」
  我示意她把两腿分开,让整个阴户展现在我眼前。
  我掰开她的阴唇,嵌在里面的阴核和阴蒂一览无余,她的外观真像是一个新
鲜的鲍鱼。她的阴核和阴蒂,都是很鲜丽的粉红色。阴核和阴蒂都比老婆大许多,
她应该是一个很骚的女人。从她阴户的外观,看不出有一点的瑕疵,加上她那鲜
红色的阴核和阴蒂,真看不出她是一个已婚的少妇,说她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处女,
过犹不及。
  我赞叹的对她说:「真看不出你已是人家的老婆了。」
  我压了她的阴核一下,问她的感觉怎样。
  她说:「痒痒的。」
  我把整根中指插进她的小穴里,问她:「痛吗?」
  她说:「不痛,里面好痒。」
  老婆偷偷的探头出来,看见我正在用中指插珠姐的骚穴。我背着她,没发现。
  珠姐看到了,向她比个OK的手势,然后对我说:「你老婆出来了,好像很
不高兴的样子。」
  我把中指抽出来,转头望了她一眼。
  她恼愤愤的瞪了我一眼,砰的一声,把门关上。
  珠姐有点歉意的说:「你老婆吃醋了。」
  我答她:「别理她,我们玩我们的。」
  她帮我脱掉上衣和长裤。我这时身上只剩下一条底裤。
  她指着我底裤隆起的部分,取笑我说:「你的弟弟,不听话了,好像要冲出
来干我。」
  她掀开我的底裤,我的那根,迫不及待的弹跳出来。她哑然失声大叫:「好
长,好粗呀。」
  她情不自禁的握住我那根,说:「好硬,好烫呀,想干我是吗?」
  我挑逗她说:「喜欢吗,待会儿给你含,操你的骚穴,插你的骚穴。」
  她开始放了,答我:「好喜欢,好期待,我等着享受,让你你干,让你操。」
  我脱掉底裤,我们现在一丝不挂的站在对方眼前。
  我问她:「你结婚年余,奶和阴户的色泽,还那么鲜丽,那么完好。难道你
还是一个处女,还没被人开过苞?」
  她忧伤的向我倾诉:「我早就不是处女了。记得十三岁那年,我认识了一个
男的,我们谈得很投机,他时常带我去公园,摸我的奶,摸我的小穴,吻我。我
当时还小,不懂得男女关系,还觉得好刺激,好新鲜,好好玩。有一天,下着大
雨,我全身都淋湿了。他带我上一间旅店,说帮我晒干衣服,我傻傻跟他去,也
让他脱光我的衣服,让他摸,让他吻,让他舔我的下面。之后,他骗我上床就这
样吃掉我。当时,我流了很多血,之后,他就不再理我,跑掉了。后来,我结了
婚,老公第一次干我后,一直追问我为什么没有落红,我骗他是我小的时候,不
小心弄破了。之后,他很少再碰我。我好饿,才找上你。」
  我爱怜的安慰她:「别想这么多,都过去了,让我好好疼你,爱你,让我干
你。」
  她点点头说:「好,老公,我爱你,待会儿给你干我的骚穴。」
  我回应她:「我也爱你,爱你的小穴,爱你整个身体。」
  她喜盈盈的说:「老公,我会让你尽情的干我、操我,我会尽量的放,尽量
的骚,尽量的荡。」
  她以非常期待的眼神望着我说:「就在这里做?」
  我摇摇头说:「老婆很不放心,你在主人房的床上给我干。我们可以一边干,
一边讲悄悄话,不怕给我老婆听见。你想给我干多少次?」
  她想了一下说:「十次。」
  我说:「你好大胃口呀,你不怕你的骚穴,给我干到肿起来。」
  她说:「不怕。你一天最多干你老婆几次?」
  我回答她:「最多六次。可是那是从早上一直干到隔天凌晨四五点。」
  接着我再说:「就这样吧,你要多少次,我就给你多少次,好吗?」
  我把赤裸裸的她抱进房里,横放在床上。
  她含情脉脉的对我说:「你喜欢干我?」
  我说:「喜欢,我第一次见到你,就喜欢上你。我一直想找机会和你上床,
干你的骚穴,可我不敢对你表白。现在可好了,我不但可以一亲你的芳泽,还可
以占有你。今晚我会全力以赴,让你尝到交欢的乐趣。对了,你也是一见到我,
就想给我干了?」
  她说:「是,第一天见到你,我就有想让你干的冲动。」
  我好奇的问她:「我老婆很会吃醋,她怎么会同意让我干你呢?」
  她兴奋的说:「开始时,我是打你的主意,后来发现你这么疼你老婆,这么
尊重你老婆,又这么听你老婆的话,虽然我看得出你对我也有意思,但我知道你
一定不会和我上床的。后来,灵机一动,转而向你老婆下手。我深知你老婆重友
情,单纯,心肠软,用一点苦肉计,就能得手。有一天,我哭哭啼啼向她倾诉我
的苦闷和忧伤,一下子她就同意了。我就这样躺在你们床上,一丝不挂,脚开开
等着给你干。」
  我央求她说:「你不可以把刚才我对你说的话,透露半句给我老婆哦。」
  她说:「那当然,我不会破坏你们夫妇之间的感情。」
  我分开她双腿,跪在她前面。
  她的阴唇已微微的分开,期待我的进入。我掰开她两边阴唇,把头埋在她的
阴户上,伸出舌头上上下下的舔弄、吸吮她的阴核和阴蒂。
  她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款待,刺激得屁股左右上下的摆动,又闪避又迎合我的
索求。
  她开始淫起来,荡起来了,嘴里发出……嗯……哼……的淫叫声,中间夹杂
            着像做梦时发出的呓语
  「……老公……好爽……好舒服……里面好痒……用力一点……我快不行了
……放开我……求求你……」她用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头,双手紧紧的扯我的头
发。
  我没有给她喘气的机会,伸出一只手,握住她的奶,又抓又捏的。她完全失
去了理智,身体不停的抽搐,屁股不停的摆动,口里不停发出销魂的淫叫。我怕
她会虚脱晕过去,放了她。她整个人瘫痪在床上,久久不能出声。
  歇了一阵子功夫,我问她:「爽吗?」
  她不假思索就答我:「好爽,好爽,从未有过这样爽。你好会调情,口交技
巧一流,懂得什么时候该收,什么时候该放,我好享受你对我的口交,好销魂。
  你艳福不浅呀,有两个女人心甘情愿给你玩,给你干。「
  她有点等不来了,央求我:「老公,我下面好胀,好痒,好难受,你可以现
在就干我吗?」
  我安慰她说:「老婆,别急,慢慢来。乖,乖,听话,躺着给老公玩,玩到
够了,我自然会干你。你乖吗,听话,让我慢慢玩。」
  她答我:「我乖,我听话,老公我爱你。你爱我吗?」
  我调情的说:「老公也爱你,不爱你,怎么会玩你?会想干你?听话,躺着
不要动,让老公多玩一阵子。」
  她好听话,静静的躺着让我玩。
  我再把嘴巴埋在她的阴户上面,把舌头伸进她的阴道,用舌尖舔弄她的阴壁,
搅弄她的阴道。
  她不堪刺激,疯狂的嘶喊着:「老公,我好爽,爽的不得了……好痒……心
也痒……全身都痒起来……
  她使劲的用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,使劲的抓我的头发,用力的把她逼逼顶上
来,紧紧的压住我的嘴巴,深怕我会移开我的嘴巴。
  她像发了疯似的嘶喊着:「老公求求你,现在就干我,我不能等了,再不干
我,我就疯了,你爱我的话,疼我的话,现在就干我……」
  我故意刁难她:「你还没含我那根,我不干你。」
  她苦苦哀求我:「快……快……我会舔的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」
  我故意再挑逗她:「你说,你是老公的骚货,妖精,荡女,淫妇,我就干你。」
  她性欲已亢奋到了极点,一发不能收了。她不再感到羞耻,也不再顾虑女孩
子应有的矜持和尊严。她近乎哀嚎喊道:「我是老公的骚货,妖精,荡女,淫妇,
我要老公现在就干我,操我。」
  我爬上床,让她平躺在床上,我蹲在她前面,握住我那根,对准她的洞口,
先把龟头塞进她洞里。
  由于她不是第一次被人干,我摆好姿势,一次过就把整根阴茎插入她的体内。
  她哇的一声,接着就喊好爽呀。
  我使劲的上上下下抽插她的逼逼,每一回都从她的洞口,直插到她的底部,
发出响亮的「噼里啪啦」声音,干得她不停的呻吟,不停的淫叫……嗯……哼…
  …啊……呀……好粗……好长……很爽……很舒服……干死我……操死我…
…做死我……我不想活了……老公……我爱死你……爱死你那根宝贝……狠狠插
我…
  …抽我……干我……好舒服……好享受……我不想活了……干死我吧……
  她歇斯的里的叫喊着。很快就高潮了,这是她第一次尝试到交欢的乐趣,第
一次尝到高潮的快感。
  她感激的说:「老公,谢谢你,你干得我好舒服,好爽,从没有过有这种快
乐的感觉。老公,今晚你可以不停的干我,一直干到我天亮吗?」
  我戏谑她说:「那要看你的本事啰,你能使他勃起来,我就干你。」
  她歇息了一阵子,就爬起来坐在我的腰上,俯下身,含着我的肉棒开始玩起
来。她很有技巧的吞进吐出,又舔,又咬的。
  她一边舔我那根,一边和我讲悄悄话,她问我:「老公,你干过几个女孩子?」
  我答她:「你以为老公很风流,四处留情?我只干过你们姐妹二个。」
  她又问:「你喜欢干我,还是喜欢干妹妹?」
  我答:「你们两个各有千秋,妹妹的洞比较狭窄,你的洞比较宽松,都很好
干,干了都很爽。」
  她哀伤的说:「很遗憾,过几天我就要移居去澳洲了,不然我还可以偷偷给
你干。」
  我安慰她说:「别这样,你可以慢慢和你老公培养性趣,说不定,他也会让
你爽的。」
  她无奈的说:「但愿如此,对了,我和妹妹,谁比较淫,比较骚?」
  我答她:「你们两个都很会流水,说到淫和荡,你应该胜过我老婆。」
  她很兴奋的说:「真的?」
  由于第一次,我没射精,她就高潮了,我那根还处于备战状态,很快就被她
挑起来了。
  她雀跃万分,兴奋的喊道:「老公,硬起来了,比刚才还硬,我又可以吃了。」
  我赞赏她道:「你好厉害调情呀,这样快,就把我那根弄起来。」
  她兴奋的说:「你躺着,让我来干你。」
  为了刺激她,我伸出双手,一手抓住她的乳房,搓揉、挤压她的乳房,一手
捏住她的奶头,揉捏,拨弄她的乳头。
  这次她很有技巧操弄着我那根,身体的反应更激烈,淫叫声更响亮。
  我们大概玩了有二十分钟,她突然加快速度抽插我那根,我知道她就要高潮
了。我也感觉到我也要高潮了。
  我慌忙的喊道:「放开我,快让我抽出来,我要射精了。」
  她装着没听见,死命的压住我,抱住我,就是不肯让我把留在她体内的那根
抽出来。她是有意要我把精液射进她身体内。
  我无奈的在她体内射精了。
  她呼了一口气,心满意足的说:「第二次比第一次还爽,我们几乎一起达到
高潮。你的那根,在那一刹那,不停的在我体内颤动,不停的撞击我的阴壁和子
宫,实在爽得不可言喻。」
  我埋怨她说:「你不是答应我老婆,不要把精液射进你身体里面。」
  她好像没事一样的回答我:「骗你老婆的,都让你干了,还计较这些?能怀
上你的种,也不错呀。」
  我很不放不下心的问她:「万一被你老公知道了,那你怎么办。」
  她满不在乎的答我:「他一回来,我就吵着给他干,把你的帐都算在他头上。
  这样一来,你不说,我不说,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?「
  我说:「你好有心机呀,也亏你想得到。」
  她洋洋得意的说:「我才不像你老婆那么清纯,见面第二天,就被你骗上床,
刚过十八岁就给你干了。」
  我无可奈何问她:「下来,你都让我在你身体内射精?」
  她随口就答:「那当然。」
  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在床上滚来滚去,互相挑逗着对方。
  我们时不时又是一阵舌吻。
  我伏在她的胸前,玩着她的两个乳房和乳头。
  有时也用手指插进她的发烫的骚穴,挖她的逼逼,套弄她的逼逼。
  她一有感觉,就坐在我腰上,替我口交。她好厉害,我那不争气的弟弟,一
下子又给她挑起来。她再干我一次。这是第三次了,我们几乎在同一个时间达到
高潮。
  我们在床上缠绵到凌晨三点,她意犹未尽,再干我一次。
  她从未受过这么的大刺激,从未这么销魂过。第四次后,她已筋疲力尽。
  她伏在我身上娇喘,我感觉到她的两粒奶在我胸前不停的跳动着。
  我戏谑她说:「还早呢,你不是要让我干到天亮?这么快就饱了?」
  她有气没力的说:「饱过头了,再干下去,我就要死在你怀里。」
  我爱怜的说:「很迟了,睡觉吧。」
  她撒娇的说:「不要,我不要睡,我要跟老公讲悄悄话。」
  我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,静静的听她讲悄悄话。
  她说:「你老婆时常在我面前夸耀你那根,有多粗,多长,多硬,多耐。还
说给你干过一次后,会一直想要给你干。她第一次让你干了后,就忘怀不了。后
来你每个星期都过来干她,她还觉得不够,情愿受人鄙视,住进你家,天天给你
干。我还不太相信,以为她言过其实,太夸张。现在给你干了,我才相信。老公,
我去了澳洲后,可以不可以偷偷回来给你干呢?你想不想再干我?」
  我回答她:「想。你回来后,打电话给我,我瞒着我老婆,偷偷去酒店和你
幽会,偷偷干你。」
  她兴奋的说:「一言为定。」
  她握了握我肉棍说:「老公,你好厉害,干了我四次,还那么硬。要不要把
妹妹叫过来让你干,我好想看你们在床上翻云覆雨,看妹妹有多淫,有多骚,有
多荡,好想和你们一起玩3P。」
  我答她:「很迟了,她应该睡了,你也好休息了。」
  她又撒娇了:「我还不要睡,我要你陪我。我现在就过去看看,如果妹妹还
没睡,我就叫她过来,我们三个人一起玩,好吗?」
  她没等我回答,就径自开门出去。
  她敲了老婆的房门。
  老婆懒洋洋的问道:「是谁呀?门没上锁。」
  珠姐推门进去,看见老婆斜躺在床上,痴痴的想着什么。就问她:「想着老
公了?」
  老婆爱理不理的问珠姐:「才三点,就收工了?你不是说要给我老公干到天
亮?我老公给你折磨成怎么样子?还满意吗,喂饱你吗?」
  珠姐喜滋滋的回答老婆:「真要谢谢你。你老公太棒了,饿了整年,今晚终
于得偿所愿,吃得饱饱。以前还以为你吹牛,现在才真的相信你老公实在行。我
们干了四次,一次比一次爽。你老公那根果然了得,长而且粗,够硬,够劲,进
去我身体里面,像一头牛,横冲直闯,干得我死去活来。」
  老婆有点不友善的说:「你过来干嘛?向我示威呀,还不回去给我老公抱,
给我老公干。」
  珠姐神秘兮兮的说:「人家怕你寂寞,过来安慰安慰你。」
  老婆显得有点生气,问道:「我老公为什么不过来?」
  珠姐说:「是我说要过来的。老公那根还很硬,意犹未尽。老公说要留给你,
叫我劝你过去,一起玩。他说,他想一边干你,一边舔我的骚穴。」
  老婆有点不信,说:「我老公真的这么说?」
  珠姐再向老婆说:「千真万确,不信,你自己可以过去问他。」
  老婆爬起身说:「我过去看看。」
  她们两个相继进来。
  老婆一进门,迫不及待的投进我怀里,哭哭啼啼的向我申诉:「老公,我好
想你。我在隔壁房里,一直盼着你过来看我一下。连影子都不见一个,让我的心
一直惦念着。你好狠心,只顾风流,有姐姐给你干,你就不顾我。有了新宠,就
忘记我这个旧爱了,我不依你了,以后不给你干了。」
  她越说越气,不停的捶打我的胸口。
  接着问我:「老公,姐姐说你要我和你们一起玩。」
  我知道这是珠姐的骚主意,就点点头道:「大家都这么熟,难得有机会聚在
一起,就玩玩呗。」
  老婆无可奈何的点点头:「就陪你们一起闹啰。」
  说完,老婆脱掉睡衣,解开内衣和内裤。
  珠姐看着老婆一丝不挂的胴体,惊叹的说:「好美的身材,好大,好丰满,
好坚挺的奶,好美的阴毛,好鲜嫩的骚穴。真不敢相信,你身经百战,还像个含
苞待放的鲜花。怪不得,老公愿意老远的赶来干你。我如果是男的,我也想干你。」
  我拭干她的眼泪,安慰她说:「别哭了,我不是不想过去看你,都怪你姐姐
那么贪吃,一直缠着我,干了一次又一次。顾得了你姐姐,就顾不了你。别小气
嘛。待会儿我干你。」
  珠姐摸了老婆的阴毛一下,戏谑对她说:「都流一大滩水了,还假惺惺不要
过来。」
  老婆气嘟嘟的捶着珠姐的背:「早知你这样坏,我才不让老公干你。」
  我说:「你们两个别闹了。你刚才都不过来看,你姐姐给我干得在床上翻滚,
淫声连连。」
  老婆望着珠姐说:「真的吗?」
  珠姐回应说:「没那么夸张,不过你老公,确实很懂得干女人,我好享受,
我给他干得全身哆嗦,整身骨头就要散开似的。」
  老婆乘机嘲弄她一番:「活该,谁叫你这样贪吃。上面吃,下面吃,哽死你
这个淫妇。」
  她们又再抬杠了。
  接着,珠姐提醒老婆说:「小心别宠坏他,在外头偷腥,沾花惹草。」
  老婆撒娇的说:「老公,你不会,是吗?」
  我得意的说:「有你们两姐妹轮流给我干,我哪还有多余的精力再干第三个
女人。」
  我摸了摸老婆下面说:「想给我干,为什么不过来?」
  她爹声爹气的说:「你们一个干柴,一个烈火,正烧得火热,我一进来不就
把你们幽会的情调吗?我才不做坏人。」
  我看着她们,问:「你们两个怎么伺候我?」
  珠姐说:「我们一前一后夹攻你,你让妹妹骑在你身上干你,我蹲在你前面
给你舔骚穴,喂你吃我的淫水,我抚摸双手抚摸妹妹的两粒奶,用嘴吸吮妹妹的
奶和奶头,你就乖乖的躺在下面由我们两姐妹服侍你。」
  老婆爬上床,骑在我身上面向着我干我,操我。姐姐就蹲在我前面,面向着
老婆,把骚穴凑近我嘴边,让我用舌头舔吻她的骚穴,吃她流出来的淫水。
  珠姐一声令下,我们就开始动作了。
  老婆今晚特别骚,很快就进入状态,开始呻吟起来,淫叫起来「……老公…
  …我开始爽了……你干了姐姐整晚,还那么好猛呀……好痒……好舒服……
老公……我爱死你……疼死你……「呻吟声和淫叫声都比平时大。
  珠姐迎上前,双手抱住老婆的腰,张嘴吸吮老婆的奶。珠姐一口一口的吸吮
老婆左边的奶。
  老婆开始尝到甜头了,挺起胸让珠姐吸她的奶。她上面喂珠姐吃她的奶,我
喂她的下面吃我的肉棍。双管齐下,她爽得不停的嘶喊着。她使劲的上上下下的
抽插我的肉棍,每一回都插到根部,插到尽头,发出的啪啪声,越来越响,也越
来越密。呻吟声和淫叫声混杂在一起,分不清是淫声还是秽语。
  由于老婆上下冲刺的速度太快,珠姐,已无法含住老婆的奶,只好用双手抓
住老婆的奶。珠姐随着老婆的动作,一起一落,她的阴户不断的打在我的脸上,
我一碰到她的阴户,就张开吸住他。珠姐的淫水,伴随着我的口水不停的流进我
嘴里。
  老婆疯狂的抽插我,不停的嘶喊着。姐姐也给我弄得不停的呻吟起来。
  呻吟声一前一后在空中回旋。我亢奋、销魂到极点。
  她们两个一前一后的把我折磨了十几二十分钟。老婆突然大声的嚷着「我快
要丢了」。说完使劲的抽我插我,最后嚷着:「我高潮了,好爽,好舒服。」跟
着我也高潮了。
  老婆销魂的伏在我怀里。我们三个都躺下来,我很兴奋的说:「好刺激,好
销魂了。你们两姐妹配合得天衣无缝,爽死我了。」
  我们三个在床上,互相调情,戏闹。
  珠姐先开口说:「真不相信,妹妹平时斯斯文文的,讲话轻声细语的。玩起
来,那么疯,那么颠,淫叫声那么响亮。」
  我们三个拥抱在一起,一觉睡到下午三点。
  临走前,说她到了澳洲会和我们联系,可是从此音讯杳然。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1yy.com  www.9992yy.com